黄章晋:为什么大象公会喜欢黑?因为是以审美之名。

黄章晋:为什么大象公会喜欢黑?因为是以审美之名。

我嗓子有点干,因为很紧张。 “以美之名”,我当时知道这个题目的时候就觉得为什么会把我选上来,主持人又说最懂美,我就开始腿发软,嗓子也干了。我们是一个生产内容的团队,从我们团队的构成来说,大象公会团队和美似乎没有太多的关系,因为我们生产内容的同事基本上都是直男,我比他们年纪大,大家知道最近有一种新的物种比直男癌更可怕,就是国产中年男人。

还有一个就是我们的内容其实和美没有太多关系,我们自己打了一个广告叫做知识、见识、见闻,读者给我们发明了slogan,三个字就是涨姿势。在我们的很多忠实读者看来,我们最大的特征就是黑,黑和美完全没有关系。我们为什么会给大家留下这样的印象?主要是这样一些选题,比如这个可能是招来反感最多的一个,就是“中国男人喜欢什么样的狐狸精”。狐狸精是一个很奇怪的词,男性和女性对她的描述完全不同,女性就不用说了,都是负面的。但是请看一下,中国男性笔下的狐狸精有哪一个是坏的,基本上都是搞公益事业的。就是说一个男人没有性魅力,他又无能,什么都不能当上,各种美女都投怀送抱,从书生到金庸的武侠小说,再到今天的官场小说,无一例外。

(校服)大家都穿过吧,这个其实讲的也是成年人。因为学生不能选择自己的校服,这是老师和家长的共识。我这个年龄的人由于所受到的教育,不知穿着体面为何物,所以觉得孩子穿得像个麻袋也没有问题。

确确实实我们从来没有赞美过什么,也没有讴歌过什么东西,所以老是被称为一个喜欢黑中国的媒体,确确实实和美没有太多的关系,我们前面谈的大量都是人,尤其是讲中国男人,没讲中国女人,因为我们是个男性团队。

接下来我们还会拍一部片子,可能会展示一些视频,还是会继续保持着我们自己一贯的本色。我们会拍城市,拍城市的系列短片。本来这次我们去了两个东北城市,本来会和我的美学的精神导师、美院的刘治治老师一起去,可是他参加活动没去成,然后我们就拍了很多照片回来。去了两个城市,一个是满洲里,一个是安达,首先给大家看一下满洲里。

这个大家(知道)是什么建筑吗?这是常见的洗浴中心最喜欢用的雕塑,它其实不是洗浴中心。满洲里我不知道美院的同学看了怎么样,中国95%的游客去了都觉得是很美的城市,因为它的建筑是这样的。这是体育馆,这是一个批发市场,这是厕所。左边是男厕所,右边是女厕所。

这是安达,安达我讲一下。我去安达的时候,我哥因为生活在那个城市,我们俩见面约的时候没法约到在什么地方见面。因为安达最近没有怎么发展,所以当地的居民完全是按照他们的记忆,我们做了采访,问了几十个路人,只有一个路人知道他所处的街道的正确名字,那个还是送外卖的。这座城市为什么喜欢改建牛呢?因为以前附近有草原,他们有一任市委书记认为我要给这个城市定一个发展的主心骨,所以给这个城市定位一个图腾是牛。你从哈尔滨坐车去的时候,有一个巨大的牌坊叫牛街。离开往齐齐哈尔方向去的时候,大家会看到无数的牛。这个城市里面全城有600多头牛,基本上不重样。可能很多是在座的师兄或者师姐做的。

毫无疑问,我们拍的这两个样片,最后可能体现的特色还是在黑中国。过去黑的是人,现在黑的是地方。上台之前的时候我一直在想,我怎么样才能和今天的主题搭调,我是这么想,可以找到一个理由辩护,就是为什么大象公会喜欢黑?因为是以审美之名,我们周围太丑了。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