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京辉:在剧场时看到的不是演员,而是你自己

孟京辉:在剧场时看到的不是演员,而是你自己

大家好!实际上我不擅长演讲,我更擅长别人问问题,然后我回答。当时说,如果大家问几个问题,我现场一回答,可能我就把18分钟凑合过去了。但是我一想也有别的办法,今天下午我遇见我的舞台美术,我跟他说我今天晚上要在中央美院进行演讲,他说演讲牛逼啊,演讲跟讲座不一样,演讲就必须要条理特清楚。但是他提醒我一个,你在中央美院什么都可以讲,你就不要讲绘画。

我说别逗了,绘画我也有点各种各样的东西,而且我的话剧里面也有很多跟绘画这些东西有关的,没事,我不怕。然后我在想,我怎么才能把我的时间分配得好一点,我想分前一部分和后一部分。前一部分,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个四分钟的视频,这个视频是我几个戏的综合,各种各样的,大家看的时候,我也可以在旁边简单的进行一个解说。四分多钟一点儿,我们可以开始,请看大屏幕。

这个叫《初恋》,这是个音乐剧。

这是《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是根据茨威格的小说改编的一个独角戏,主演是黄湘丽。

下面这个是《琥珀》,这是第二版了,或者说是第三版了,原来是刘烨和袁泉主演的,这个戏是全新的演员。《琥珀》是一个关于换心的故事,完了又加点抒情,还有一点点残酷,到最后有一个完全不一样的结尾。

第四个就是大家可能有所耳闻的《活着》,根据我们中国相当牛的一个小说家叫余华,他的小说改编的。大家知道张艺谋的《活着》,有这么一个电影,我们就把这个小说改编成话剧了,这里面有战争,有人类的命运,主要是男主人公的这种心路历程,和他最后跟命运一直在交谈、一直在成长,最后跟命运和解的这样一个故事。这是大跃进的时候,文革的时候,舞台上用了各种各样的多媒体表现手法。

这个是一个叫做《死水边的美人鱼》,是一个静默式的戏剧,观众没有座位,在这个空间里跟着演员走来走去,刚刚在蜂巢剧场结束演出。

五个不同类型的作品,我现在在想,该炫耀也炫耀了,我做出来这几个戏各不相同,有一点蒙事的时尚的像《初恋》,也有比较深情的,比较宏大叙事的,还有比较创新,所谓实验性更多一点,我们做了各种各样的探索。但是后面我想说小剧场之美、戏剧之美其实挺复杂的,因为这样的小剧场之美、戏剧之美如果我要说起来的话,我能说50个词,100个词,每一个词我后面都有很多的举例,很多对它的一些概述和往前一点一点对它进行发挥式的解释。

但是我想了一下,我觉得在我的剧场里,如果我对这个剧场的理解,我觉得有四个比较强烈的感觉,第一个,我觉得在小剧场里面,最重要的一个可能是暴躁的美。在小剧场里面到处充满了暴躁,充满了矛盾,充满了不和解,充满了你争我斗,充满了这种无言的战争和残暴的舞台表现。刚才大家看到那个,因为在舞台上,可以把真实和虚假转换,所以你可以在这里面运用你的想象力,导演、演员和所有的创作人员你可以把自己所有的想法做一个物理变化,也可以做一个化学变化,甚至如果你幸运的话,可能有一些核的、完全不一样的展示,核变化。但是我认为暴躁的东西在这里面有特别强烈的冲击力。

第二个,我觉得就是平静的美,平淡的美。就是这个暴躁之后对人的一种影响,对人的心态和对目光,和对你的呼吸气息的一种影响。所以,你可以在贝克特的《等待戈多》的戏里面,你可以看到他说没人来,没人去,太可怕了。然后《等待戈多》里面的第一句话就是毫无办法,爱斯特拉冈说的。弗拉基米尔说了第二句话,我这辈子总是拿不定主意,我总是说弗拉基米尔,你还需要继续奋斗。所以他是一种平静的,对暴风雨的一种重新期待,或者说是对他自己的未来所有的不确定的一种等待。我觉得这种平静的美感在戏剧里面实际上是充实在各种瞬间的。

刚才大家看到的《活着》,黄渤和袁泉在最后,他们两个人安安静静地在那个地方坐着,这时候他的儿子有庆已经死了,紧接着观众已经预示到了应该又有一个新的人物,在他们周围的亲人慢慢的就要离开,这时候你发现所有狂躁的东西都不管用了,那时候平静的东西会慢慢地展示在舞台上,像颗粒一样,这种气质在舞台上下纷飞,而且浓浓的弥漫,席卷了这一切。

第三个,在我的作品和我理解的作品里面,其实我觉得还跟这个不一定是一个系统的,就是教育的美。戏剧,我们有了那么多时间了,但戏剧它最重要的实际上是观演关系,剧场、剧场,就是我这儿有剧,你们有场,剧场合在一起。所以,它整个互动关系我觉得是一种教育性的,育化性的一种东西。

第四个,我一直在想的也就是寓乐性,寓乐之美。寓乐之美是我们活在人世间,我们用一种特别不在乎的,特别地玩耍的,特别地超越舞台之内和舞台之外的所有空间的一种美。这时候你就发现所有的无论是暴躁的,平静的,寓乐性的,还有教育性的,所有东西合在一起,这个是我们造成了戏剧给我们的人们在舞台上之间的一种互动,在这个时候我觉得戏剧就变成了一种好玩的东西,戏剧变成的跟你有关的东西。这么多年,戏剧从一个特别小的小众慢慢到现在中众,还没有到大众,实际从我个人来讲,我不希望它成为大众,因为一旦成为大众,不管是从逻辑来讲,还是从美学来讲,都要打很多折扣,或者有很多变异。但是如果小众到中众,中国整个状况、世界美学发展、戏剧空间的变化,就让我们有很多不一样的可能性在舞台上发生。

当刚才大家看到的这些东西是一种我们到现在为止在中国的当代的舞台上探讨出来的一些可能性,在未来,我觉得还有更多元的,更不一样的,更奇异的,超越我们的感知的,超越我们理性的很多东西,将会在舞台上出现。我认为所有这些东西当我说完了这些东西之后,又把我说完的这些东西和我们已经做完的这些东西抛在脑后,我觉得这可能又是一种美,这种美我觉得就是我们对未来不可知、不可预测的一种美,这个美扣一下题吧,未来之美、戏剧未来之美、内心之美、个人之美。

最后我想说的是,戏剧其实还挺好玩的,大家如果没事了,到剧场里面,实际上你看到的不是演员,而是你自己,当你看到自己的时候,你就发现你自己有着尊严、自信和特别美丽的东西。谢谢大家!